Save your razorblades now, not yet.

气球屋

高文养了一打红红绿绿的锡兵,摩根送的生日礼物,他们守在他床前,注视着他给加雷斯读故事,或者独自辗转于光怪陆离的梦中,有时候是关于王子在盘子里切人鱼公主的尾巴。他母亲从黄昏就在石头露台上抽烟,焦躁地踱来踱去,靛蓝的雾又轻又细,抓也抓不住,灰被抖进暗而密的蔷薇丛,摩根恨它们,想要它们死,却没有忘过浇水。莫德雷德还没学会走路,只好坐在她鞋边,滚着一颗糖或者苹果。高文年纪大点后,也学会了悄悄把弟弟妹妹从出神的母亲身旁抱走。但是她偶尔也会走进一间间房,用冷的手推起象牙黄蕾丝的睡篮,抚摸他们的额头,高文伏在毛毯下佯睡,想她会不会在哭,因为他舌头上咸津津的,好像洒满了眼泪。

他们的母亲脆弱、年轻、不会做饭...

1 / 74

© “你看那忧郁的烛火” | Powered by LOFTER